無關距離

 

。BLEACH~死神同人文

 一露文,423話雷有

 

 

 

 

天空還是一樣滲藍

 大戰下空座町的天空,亦或安詳如現在的天空

 都是一樣的,藍

 

 

 

約十分鐘前,黑崎一護張開眼睛,印入眼裡是三位同伴的臉

太好了,黑崎同學…… 。井上帶著眼淚笑著說。

真是,這有什麼好哭的……

我睡了多久.……?抓著頭髮問著,環顧四週,是在自己的房間。

將近一個月茶渡回答

 

一個月了啊……

完全沒有實感,跟藍染的戰鬥彷彿就發生在昨天,但是體內逐漸消失的靈力多少還是有點感覺的

我想出去走走……。站起身說著,隨手套了件外套。

一護……。茶渡似乎有些話要說。

一個人就好……啊啊……我沒事的。揮了揮手回應道,雖然對三位同伴有些歉疚,他們應該這整個月都擔心的自己吧

 

──對自己的任性要求沒有多說一句話,是這群夥伴的體貼吧。他想

 

 

 

雖說出去走走,其實也只是在自家的門外

昔日走到哪就跟著一群、煩都煩死的靈體,現在只剩寥寥無幾……果然,就連靈魂的氣息都快要感覺不到了……不過這早在學會最後的月牙天衝時那一刻就明白了,心中的落寞大部分來自於原本以為會在床邊出現但卻沒看到的人

──昂首,少了靈體漂浮的天空,原來是這樣澄淨的藍嗎?

再過一下子,就連電線桿旁邊那少一邊耳朵的小男孩也都看不見了吧,包括他現在心裡最想見到的那個人……不,應該說那個死神才對。

 

「……一護?」聽見喚著他的名字,轉頭看著身穿死霸裝的黑色的少女。「你什麼時候醒來的?還有,身體還好吧?」少女跑近他身邊。

 

跟嬌小少女對到眼的剎那

──既視感……

當初第一次遇到少女的那天,一樣是在自家的門前,不一樣的是那時是夜晚而且兩人身處於虛的威脅下,為了守護重要的人,握住了少女刺向他胸口的武士刀

 

 

「……我說……你是睡太久變成老人痴呆了啊?」對於少年盯著她看卻不回話的行為,少女著時大怒,看似纖細的小手朝一護背上重重的拍了一下

 

「嗚呃……」從背部傳來的一陣疼痛,讓一護有了真正站在這裡的真實感受,彷彿剛剛的那十幾分鐘都只是一場虛幻的夢。「妳這傢伙!是這樣對待病人的嗎?」大吼著,剛剛的那一擊真的很痛。

 

哼哼……你哪裡像病人啦?少女會用著高傲的口氣回話。他以為

 

無聲……沒有聽到預期的反應,對上少女過於嚴肅的眼神,異常深遂。「……露琪亞?」

 

「……你醒來了就好……」放心的微笑,喃喃低語。一護聽不清楚,又似乎聽得一清二楚。

「……妳去哪啦?」轉過身,不習慣這種氛圍,這傢伙知不知道他醒來時沒看到她有點失望?

「剛剛傳令神機響了……本小姐可是速戰速決才趕回來的唷!」

「…… 

 

他應該說點什麼的,用著平常的口吻聊些無關緊要的事,然後──然後就可以假裝沒有發現自己的心意

露琪亞盯著一護的背影,天知道她這個月在心裡排練多少次要對他說的話,現在卻連一句都不記得。「一護,關於你的力量……」但該說的還是要說。

 

「我知道。」

 

靈力消失,他就可以恢復到正常的生活,這是他盼了15年才到來的正軌,所以──不可能會悲傷,不會悲傷的……

 

 

回首看著少女,感覺已經變得薄弱,像是風一吹就會消散

 

 

──該道別了,一護。少女的表情他猜不透。

……似乎是呢。他回話。

 

「怎麼?別露出那麼落寞的表情嘛」恢復損人的口氣,就像平常的鬥嘴、彷彿什麼都不會改變。半晌──開口,「就算你看不見我,我還是可以看見你的……」

 

忽然,將少女拉進懷裡,緊抱。這傢伙原本就這麼嬌小嗎?亦或快無法感受到她的緣故?

 

 

要說嗎?現在是最後的機會,但是說了又如何呢?

 

 

「那算什麼,這樣誰高興的起來啊!」更加收緊手臂的力道,想起之前在屍魂界中坦然的道別。

「放開我啊,笨蛋一護。」顫抖的聲音,懷中的掙扎比想像中無力。

「以後,妳就別再做些傻事了……」耳邊低語,小聲到幾乎都快要聽不見。

 

 

他曾奮不顧身只為救她,兩人共同渡過的戰場無數。

但此後,他無法再拾劍守護著她。

 

 

鬆開了手臂,別過臉

──沉默

 

 

 

「……幫我向大家問好」最後一次了,想看清楚少女臉龐,在心中,在腦海中,烙印

「……好」聲音好輕好輕,她的聲音、她的身影,彷彿溶化在風中。

 

「再見了……露琪亞──」雖然知道不可能「再見」了…… 

 

 

想說的話還有很多,不過──

 

 

謝謝妳

 

 

 

少女消失後的天空,還是藍的,一如往常。

 

 

 

 

Fin   2011.05.08

 

 

 

 

 

後記。

 

看完死神423話的怨念......

私心認為一護跟露琪亞的道別語應該要再多一點~

 

前面有點草率,請無視。

還有人物崩壞也請見諒 >口<

 

 

一護跟露琪亞之間的問題不是距離,而是一護根本看不到露琪亞

所以才訂這題目。

──就算你看不見我,我還是可以看見你的。

個人覺得這句很哀傷呢......

但,到底是看得見的人比較哀傷,還是看不見的比較哀傷呢?

 

 

 

可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